<bdo id="zhztn"></bdo><em id="zhztn"></em>
<input id="zhztn"><label id="zhztn"></label></input>
  1. <input id="zhztn"><output id="zhztn"></output></input>
      <sub id="zhztn"><code id="zhztn"><cite id="zhztn"></cite></code></sub>
      1. <var id="zhztn"><label id="zhztn"><video id="zhztn"></video></label></var>
        <var id="zhztn"></var>
      2. <input id="zhztn"><output id="zhztn"></output></input>

        <table id="zhztn"></table>
      3. <var id="zhztn"><output id="zhztn"></output></var>
        把中國大唐打造成為“綠色低碳、多能互補、高效協同、數字智慧”的世界一流能源供應商
        企業文化
        心路留痕
        當前所在的位置: 首頁 > 企業文化  > 心路留痕
        茍利國家生死以
        發布時間:2021/6/9 瀏覽:234次 字體大?。?span id="big">[大] [中] [小]

        作者:濱海公司 呂佳穎

        前些時日,我在茅海建先生的《天朝的崩潰》這本書中偶然看到一則軼事,愛國名將林則徐先生的千古名句“茍利國家生死以,豈因禍福避趨之”竟然是他被充軍至新疆伊犁,與家人在西安告別之時所作,原詩名為《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二首》。我被這赤誠的家國情懷深深打動了,被貶遣戍,前朝歷代之人無不傷懷憤懣,就連仙風道骨的李白透露的也是“明朝散發弄扁舟”的避世之情,甚至一生豁達超然的蘇軾都發出“將何用,只堪妝點浮生夢”的感嘆,而林則徐先生卻能忠君之意、難忘報國,實在令人欽佩。

        偉大的家國情懷讓我想到我遠在故鄉的姥爺。姥爺出生在木匠世家,上世紀50年代,我的姥爺作為一名“手藝人”,離開家鄉來到了大戈壁,投入到原子彈的制造生產工作中。與他一起去的還有近10萬科技工作者、部隊指戰員、工程師、工人、民兵…出于對國家安全戰略的考慮,他們這些人的身份隱匿在歷史的滾滾塵埃中,他們的名字藏在卷宗中從來無人提及,他們的故事也只有我們這些后代子孫才知道。即便是在他們之中功勛卓越的23位科學家,在當時也是隱姓埋名、默默無聞地投身到科研建設中,忍受著西北黃沙漫天的艱苦環境、承受著核材料輻射帶來的病痛、還要背負著拋家棄子的誤會質疑,直到祖國逐漸強大之后,錢學森、鄧稼先、朱光亞這些名字才能夠響徹九州大地,人們也才知道,這世間真有人為了民族的夢想,耗盡自己一生的心血。

        他們之中最令我景仰的,便是為祖國銷聲匿跡30年的女科學家王承書先生。為了祖國昌盛騰飛的夢想,她把自己的丈夫和孩子留在了故鄉,用半生青春投身于物理學研究,探尋國家最高機密的高濃縮鈾的科研知識,為原子彈的爆炸提供最根本的燃料保證。然而直至1994年病逝,她都因為身負眾多科研機密而無法獲得學術界的贊譽,將一生的風華默默寫進了西北清貧孤寂的風里。王承書先生說過最令我感動的一句活便是“對國家的承諾我都能兌現,唯獨對孩子的沒有?!彼蛟S不是一個好母親,可是對于國家來說,她做出的奉獻無人能敵。1964年10月16日,中國第一顆原子彈成功爆炸,王承書先生作為當時廠里唯一的女科學家,因難掩激動之情而淚水漣漣、哽咽不止,我想那時候的王先生心中所想,除了祖國未來的繁榮之景,必定還有故鄉那幾十年未見的丈夫與孩子。

        她的眼淚,像極了今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之中,巾幗女將陳薇面對鏡頭時所流下的淚水。這些年來,陳薇院士帶領著她的團隊在生物危害防控研究方面夙興夜寐,一次又一次地與病魔殊死搏斗,從2003年抗擊非典、2008年汶川地震抗疫、2014年援非抗擊埃博拉,再到如今的新冠抗疫斗爭,她領銜承擔了多項國家、軍隊重大研究項目,出色地完成了任務,也一次又一次給人們帶來生命的朗朗希望、勝利的燎原之火。作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“逆行者”之一,人們只知道她在今年的大年初二就進駐武漢開始研究疫苗,也看到了她的團隊在短短三個月之內就取得重大科研成果,但沒有人知道在這背后她歷經了多少不眠之夜,直面了多少生死較量。當在電視機面前談到中國疫苗開發已然在全球領先時,陳薇院士終于抑制不住眼中的淚水,哽咽著說:“專利是我們的、原創是我們的,所以我們在任何場合,都不用看任何人的臉色!”

        歷史竟然如此驚人地相似,兩個時代的兩位偉大女性跨越時間的洪流,以家國的名義留下了巾幗的淚水。只是我們永遠不會知道,在她們的背后,又隱匿著多少人一生無問西東、只求山河無恙的動人故事。

        我很幸運自己生在這個時代,可以享受著祖國的安定強盛和先輩們篳路藍縷奮斗出來的成果,也可以厲兵秣馬去開創新的世界。哪怕在一個平凡的工作崗位上,只要心中常思常想,有茍利國家生死以,豈因禍福避趨之的情懷,我想,終有一天歷史的天空里也會閃耀著我微小卻璀璨的姓名。

        大唐江蘇微信公眾號
        加拿大pc预测